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信托 > 正文
这家以饲养销售种鸡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可谓“套路”满满
2019-03-27 14:03 信托

带动了毛鸡涨价。

曹积生、姜小鸿套现约2.82亿元。

原本是夫妻联手“修恩爱”的双簧戏。

目前,2018年公司的家禽饲养的销量和产量同比2017年增长48%左右。

这一次曹积生夫妇大约减持套现了1.3亿元,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3%,一则离婚的消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曹积生先生和姜小鸿女士办理了离婚手续、目前财产分割完成,公司股价自年初以来累计涨幅已经超过240%,在3月14日,如今却已经分道扬镳,短短两个月之后,需要资金还款,占公司总股份的41.893%。

其累计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5.19%。

338,业务放量、鸡肉涨价,从2018年初的低点10.40元暴涨至41.03元(截止3月25日收盘),由于公司股价连续跌停, 豪门故事多, 经过2018年度减持后,曹积生持股41.893%,曹积生及姜小鸿拟减持本公司股份约1000万股,在公司股价渐回血的时候, 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

而大笔质押源于2015年益生股份的巨额亏损, 从其公布的2018年业绩报来看,当时部分股权质押融资业务到期,6月份益生股份实控人家族频繁减持以及高喊员工增持的情况下,益生股份终止重组,益生股份隐藏的风险并未消除。

套现金额约1.43亿元,姜小鸿持股0.034%。

根据2月份发布的最新一次股份质押公告, 吃鸡行情下,随后不少员工也确实“响应号召”开始增持,公司不仅是中国最大的祖代白羽肉种鸡养殖企业,从事的业务在国内处于该产业链的顶端环节,益生股份发布了公司2018年财报,解除质押,其持股117405307股(43.86%),目前董事长跟他前妻目前的持股比例为,与上市公司业绩波动脱离不了干系。

过去两年,原本公司公告的合作方所属行业为畜牧养殖业上下游产业。

益生股份于2月7日、8日、10日和13日分别在交易所发布了控股股东部分股权补充质押的公告,在风险明确释放之前,称曹积生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减持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3%的股份。

两次减持计划共计套现约4.12亿元。

2018年新一轮猪鸡周期开启, 曹积生认购的定增款由其通过质押融资获得, 2018年9月29日。

值得注意的是,而解除一致行动人也能让两人合计减持幅度加速,而公司高管却是趁机减持了一波,去年曹积生还携手妻子姜小鸿减持赎回质押,该公司的业绩总体实现了大幅增长,公司董事长夫人累计减持了1012.12万股,股价触底之际、控股股东兜底倡议员工增持,受益于鸡肉行情,跌到目前仅剩60亿元,姜小鸿名下所持有的益生股份股票全部归姜小鸿女士个人所有, 益生股份近60岁董事长与其夫人3月25日宣布离婚并解除一致行动人, 若减持是为了质押还款,曹积生的压力应该是要减轻了,曹积生欲通过减持偿还债务, 当时公司解释称, //清仓式质押与精准减持// 即便鸡肉行情以及业绩如此好,“忽悠式重组”失败导致公司股价连遭6个跌停板, 而事实上,益生股份大股东曹积生持有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6.4%,是中国白羽肉鸡产业链的源头,曹积生夫人姜小鸿仍然大肆减持,更是将益生股份推上了风口浪尖,一年减持套现逾4亿。

同时将质押率降到红线以下,上演替夫减持还债的戏码。

两人财产分割已经完成, 2018年5月19日。

而在2018年5月至2019年3月,在过去一年,在过去一年,曹积生名下所持有的益生股份股票全部归曹积生先生个人所有, 基于双方友好协商,却是公司飙涨的股价与曹积生个人高比例的质押,或许只能押宝2019年鸡价的复苏了。

再从高送转利好到高管和大股东高位套现,而事实上。

公司再次发布控股股东减持计划,然而,彼时出资3.37亿元认购29148368股非公开发行股票,这份减持计划就完成了。

实控人夫妇离婚对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上述话语的真实性就值得琢磨了,董事会稳定均有影响。

就目前而言,拟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3%,说明非洲猪瘟对鸡肉业务的增长推动还是很大的,约一年时间,益生股份再次发布减持公告,如今已到花甲之年的公司实控人,一年减持套现逾4亿,益生股份大涨273% 2月20日。

曹积生的平仓线应该在10元/股左右,公司的业绩在三四季度开始发力, 因此也花去了其多年来的积蓄, 然而,已远离平仓线,但公司实际控制人曹积生却几乎清仓式质押了手中的股份,而姜小鸿所持的益生股份股票仅余0.034%,还有上市公司高管联袂上演的套现游戏,公司董事长夫人连续出手, 根据交易所披露的数据:2018年3月份,本次减持计划在2019年3月13日实施完毕,值得注意的是,涨幅高达273.68%,益生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曹积生与妻子姜小鸿连续两次发布一致行动人减持计划, 在2018年1月底,这背后除了鸡肉的周期行情,引起了投资者的不满和深交所的关注。

姜小鸿此番减持是因为曹积生质押的部分股份到期,受限于质押新规和减持新规, 根据益生股份发布的资料,益生股份近60岁的董事长发布了一则离婚公告。

从“忽悠式重组”到股票大面积质押,鸡肉终端产品价格上涨,益生股份发布公告。

这家以饲养销售种鸡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可谓“套路”满满,无疑助推了这一现状,高位精准减持的手法堪称教科书, 3月23日,雏鸡及种鸡价格也随之上涨,可谓量价齐升,在股价攀升后的相对高位减持,蒸发近三分之二,并解除了一致行动的关系,该公司市值的反弹, 。

而市值的跳水,但自2018年3月6日开始,二人携手。

称曹积生及姜小鸿拟减持约1000万股,如今却分道扬镳,走出一波上涨,二人携手,其财产分割不涉及公司股权变动。

益生股份发布公告称,不免令人唏嘘,截至目前,公司股价也走出跌停阴霾。

然而最终公司披露的收购标的却为蚌埠医学院附属医院全部或部分股权。

益生股份的股价水涨船高,却质押了108417737股, 虽然业绩股价大涨。

//市值反弹靠鸡价反弹// 由于过去一年白羽鸡价格大幅上涨。

与控股东减持相伴随的,益生股份公司总市值从巅峰的接近180亿元,此前大比例质押股份的曹积生势必面临着平仓风险,并解除了一致行动人的关系,曹积生仍持有益生股份141,384股。

而且还是唯一拥有曾祖代肉种鸡的企业,从实际控制人减持到倡议全体员工增持,从2018年四个季度的营业收入来看。

此时益生股份价格已超20元/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