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三板 > 正文
一夜暴富身价千亿的煤老板们,如今都怎样样了
2019-05-05 13:41 新三板
 
作者| DC金克丝
 
起源| 快刀财经
 
时期的风口总是一阵一阵,站在风口上腾飞的“猪”也是换了一波又一波。
 
时间回到2002年,那一年,在风口上腾飞的那群人,有一个特别的称呼——“煤老板”。
 
2002年之前,煤炭还是一门辛勤且支出菲薄的生意,只要别无抉择的家庭才会干这行糊口。
 
风水轮流转,随着国度取缔电煤指示价,煤炭价钱霎时飙升,煤矿主一夜之间都变成了亿万富翁。
 
“衣着皮尔卡丹吐痰,开着劳斯莱斯闯灯”,各种爱慕、挖苦、质疑也如潮水般朝涌向这群被金蛋砸中的人。
 
“猖狂的煤炭”景象连续将近6年,培养了很多一夜暴富的故事。直到08年国度宣告煤炭改制重组,公家煤矿被收归国有,煤老板的神话就此终结。
 
他们成了中国经济消费式增加最后的落日余晖。
 
 
 
▲ 山西大同煤矿
 
带着巨额财产抽身登场的煤老板们,从此散落于江湖。
 
锒铛入狱、批量买房、睡女演员、献身国学......十多年过来了,他们的故事,一个比一个魔幻。
 
01
 
第一类:影视房产“转圈圈”
 
听说,祖籍山西的导演贾樟柯有过这样的遭受:
 
2009年,贾樟柯位于北京的传媒公司忽然涌来了很多老乡,基础都是煤老板,他们焦急地嚷嚷:“咋弄啊?如今不让办矿了,手里的现金怎样花?”其中有一个煤老板最年青,家底薄:
 
“额的钱不多,只要3个亿。”
 
贾樟柯给老乡们说明了很多票房分账等影视投资常识,老乡们愣是没听懂。但认为老贾说的肯定没问题,心里一点头:“行了,额就干这个了!”
 
2009年之后,少量煤老板涌入影视圈。
 
他们也没啥文艺梦,只想挣点儿钱;或许带资进组,把小女友塞出来,博美人一笑;或许找女演员吃饭,开展开展情感。
 
 
 
▲ 编剧汪海林思念煤老板
 
曾有一个煤矿矿主找过香港导演彭浩翔,说能够投资一部电影。
 
“你替我拍一个艺术电影,肯定要去电影节走红地毯。最重要电影肯定要有我女冤家,能够让她走红地毯。你拍什么我不论,只要用我的女冤家当女配角。”
 
彭浩翔最终没接收煤老板的邀约,倒是山西走出来的导演宁浩很“仗义”。
 
2012年,他拍了一部《黄金大劫案》,陶虹、范伟、雷佳音......大腕云集,诸多名人里却混了一张十八线女星的面貌,起初媒体曝出,这个十八线女星,正是山西某个煤老板的女冤家。
 
最广为人知的或许就是女煤老板丁书苗,她眼都不眨地投了5000万给李少红拍新版《红楼梦》,听说还曾带着姑娘们缺席酒局。
 
尽管这部电视剧最后被骂得很惨,但还是要感激丁老板为中国的文化事业开展作出的奉献。
 
 
 
▲ 新版《红楼梦》
 
除了进军影视圈儿,大多数煤老板抉择了一套接一套地买房。他们通常只对两三百平米的大户型感兴趣,而且一买就是十几套。
 
听说,有位煤老板到北京买房,销售给他引荐望京的房子,后果煤老板两眼一瞪:“以前在山西的时分我望着北京,如今我人已经在北京了,怎样还让我望京?”
 
他幻想中的房子是在长安街,推开窗就能看到门可罗雀人流涌动,最后,他在三环内买了一整套单元楼,这样老家有人来走亲戚,也有个去处。
 
“也不是为了啥,就是为了打麻将能有熟人凑一桌。”
 
既然要买房,海南的房子怎样少得了?
 
闲时去三亚的别墅度个假,为了不便得在外地配辆车。但是这车牌可有考究,不能用三亚的,由于三亚车牌是“琼B”,穷逼......不吉利,得上贵阳的,“贵A”,大吉大利。
 
 
 
▲ 三亚车牌
 
不得不说,买房即正义。
 
有一个煤老板在各行各道儿探索了很多年,反倒是刚来北京时买的房子增值了不少:“也不太多,如今市值大约四五个亿。”
 
不过,他一点儿都愉快不起来:
 
“这种钱赚起来,脸上真实没有自满的资本。你做一个实践的生意,就算只赚一千万,也是个有意思的事。买房就算赚几个亿,又有什么意思?”
 
02
 
第二类:将转型进行究竟
 
也有不情愿“躺着赚钱”的煤老板。
 
他们想要推翻外界对煤老板的刻板印象:文化程度较低、没啥外延、靠着挖煤成了土豪的“土包子”。
 
一位黄姓的煤老板离开北京后,没有抉择热烈的长安街,相反,他把房子买在了清华大学四周的华清嘉园,有事没事就去清华蹭课。
 
 
 
▲ 位于五道口的华清嘉园,房价高到令人发指
 
曾经,他手握巨额财产,也是个江湖浪子,把除了吸毒立功之外的好事都做了一遍,落得妻离子散。
 
那时分他才清楚,假如没有足够的经历和定性,太多的钱也是灾害。
 
在清华接收了很久的陶冶,黄老板想做“高等”的生意。他本想开几家烤鱼店,但认为看起来不够高等,遂放置了。起初,在五道口的酒吧里,有人通知他,一个叫王兴的小伙子在做一个叫美团的团购网站,问他有没有兴趣投资。
 
黄老板来了兴趣,他探听了团购业务形式,转念一想,这不跟挖煤差不多嘛,成交一单收一单的钱,这么简朴,我也无能。
 
说干就干,阿丫团就此成立。只要有钱,什么人才都能招揽到,阿丫团一开端的路逆风逆水,巅峰时刻甚至有人愿意出3000万收买。
 
但事件越来越不对劲,黄老板发明,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且都开端烧钱打价钱战,简直每一单都是亏本交易,他每次手抖签一单,都是盈余。
 
直到王兴新拿了5000万美元融资的音讯传来,黄老板才供认,本人再有钱,也玩不过资本。
 
“我煤老板再有钱,也不能有钱过华尔街吧。”
 
他随即封闭了阿丫团,在这个守业公司经营的14个月里,总共烧掉了2500多万真金白银。
 
黄老板认命了,他不属于互联网时期,也没有互联网守业的基因,遂回山西做回了最相熟的成本行——煤炭贸易。
 
假如说黄老板转型失败的代价只是亏了一笔钱,冯老板则是把整个都搭出来了。
 
冯老板是个“文人”,煤炭改制后,鸿鹄之志的他先后报读了中国国民大学哲学班和北大国学班,谈话喜爱用古语:“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天行健,小人以自强不息。”
 
之后,冯老板一头扎进了旅游业,把整个身家两个多亿整个投入了山西大同乌龙峡景致区的开发建立。
 
他说,本人和其余只会挖煤的煤老板不一样,“我要做个有文化的商人。”
 
冯老板眼里,乌龙峡不是个普通景区,而是“展现学问思维的福地”,花多少钱都值得。四周人都认为他疯了,老婆把他间接送进了肉体病院。
 
在肉体病院,冯老板老是被打各种针,天天昏昏沉沉,苏醒时他就跑出去。起初,他学智慧了,“要挟”小护士们:
 
“给我听着,老子以前是挖煤的,彩色两道我都相熟,你再给我打针,我出去之后弄逝世你!”
 
如今,冯老板已经和老婆隔绝关系多年,不过他不在乎,他信任,总有和他价值观一致的人。
 
03
 
第三类:被命运战胜
 
朱老板曾想过来逝世。
 
2009年,他站在山西太原国贸大酒店44层,只要起身关上窗户,一跃而下,所有就能够一了百了。
 
但想到他杀后家人要接收的各种非议,他废弃了。几个月后,一家国企以近10亿元的价钱收走了他的煤矿,他带着一大笔钱,举家迁到了北京。
 
在朱老板眼里,本人是被一步步赶出了山西。他把本人关在家里没日没夜的打游戏,以此来扛过人生的剧变。
 
 
 
▲ 电影《盲井》讲的就是煤矿产业中的罪责
 
很多煤老板并没有朱老板那么荣幸,在这场革新大潮中,他们没有全身而退。
 
煤矿生意场上各种好处勾搭,官商之间庞杂的纠缠,天价数字的糜烂,一旦失去了最后一层掩护膜,就会显示出丑陋的面目。
 
2012年3月,“邢利斌7000万嫁女”的消息涤荡各大媒体头条。预先,有风闻称,这其实是已经身负巨额债务的老邢精心谋划的一场营销。
 
 
 
▲ 右下角戴眼镜的就是邢利斌
 
邢利斌曾被称为“中国最牛煤老板”,2002年,他以8000万元的价钱拿下柳林兴无煤矿,之后成立山西联盛团体。2011年,45岁的邢利斌曾以44.8亿身价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著名。
 
但是,那场婚礼成了“最后的光辉”。2013年底,联盛团体暴发巨额债务危机,随着山西反腐深刻,邢利斌的政商关系网片面崩塌,2014年3月,他被警方带走接收考察,联盛宣告破产。
 
还有一位,就是咱们后面提到的新版《红楼梦》的投资者——丁书苗丁大姐。
 
丁大姐是一位只要小学文化的乡村落妇女,不过,她搞人之常情的才能可谓一流。她跟着一位煤车司机学会了买车运煤卖车皮攫取暴利,为了走通这条路,丁大姐可劲儿巴结事先主管铁路的指示刘志军,给人洗衣服、袜子、甚至内裤......指示最后被激动了,丁大姐从此被罩着,背靠大树好纳凉,赚得盆满钵满。
 
 
 
▲ 丁书苗在法庭上
 
起初刘志军落马,丁大姐也被卷了出去。2014年12月16日,因受贿罪和合法经营罪,她被北京市二中院判有期徒刑20年,罚金25亿元,创下个人罚金最高记载。
 
金饭碗最终还是变成了牢饭碗。
 
04
 
结语
 
“煤老板”始终是一个毁誉参半的词,有人爱慕他们的巨额财产,但更多人则是轻视这巨额财产下,龌龊的交易,行业里不荣耀的种种。
 
人生如黄粱一梦,煤老板曾是命运的宠儿,但寒冬之后,再无春天。他们曾走过同一条路,又在人生岔路口做出了不同的抉择,最终走向不同的起点。
 
这群身上带有特别时期烙印的人,退出了时期舞台,他们的往事,也不过是中国浩浩汤汤开展过程中的一粒沙尘。
 
这个群体的是与非,终将化为历史书上的一段文字,留与先人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