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白银 > 正文
“白银市连环杀人案”凶手自述:不杀人我心坎
2019-04-30 06:33 白银

  去年8月26日,隐秘于世间的连环杀手,52岁的高承勇,在白银市工业学校内的小卖部被捕。曾造成巨大社会恐慌的“白银市连环杀人案”,跨越28年,最终尘埃落定。

  从1988年到2002年,14年间,高承勇入室杀害、性侵了11名女性,最小的被害者年仅8岁。

  在新京报的采访里,审问高承勇的警察说:“我们见的人多了,你想像不到他那种冷静,人过分冷静,其实已经是一种机械性的麻木,纯粹属于杀人取乐。”

  面对警方的审讯,高承勇有问必答,出奇地平静。交代罪行时,他几乎记得11起命案的全部细节,时间、地点,甚至几点几分都清清楚楚。

  杀人取乐,多么令人恐惧的词汇,但它真真切切的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许多连环罪案里,有的杀手只对女性下手,手段残忍,极其变态。

  他们普遍被心理专家认定有反社会人格障碍、精神变态,把别人的痛苦当作自己快乐的源泉。

  平静的外表下,这些人往往给予人们老实、可靠的假象,但却无法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没有情感的能力。冷漠无情,是他们最显著的特征。

  这些连环杀手,有的专挑幼女,有的专挑性工作者,像高承勇,他几乎只挑穿红衣的姑娘,民间也称他“白银红衣杀手”。

  细思极恐的是,高承勇被捕后,他身边的家人,甚至妻儿,都不敢把他和冷酷变态的连环杀人犯联系在一起。人们都说:“他长得老实巴交,又寡言少语,怎么可能杀人?”

  也许,正是因为普通的长相、寡言封闭的性格,让他更容易隐秘于世间,多年里逃脱了一次又一次的警方调查。

  但杀手不分外表,隐藏在任何外表下的,都是这些连环杀人犯无法逃脱的罪恶。上世纪70年代,长相俊俏,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大学毕业生Ted Bundy,犯下了滔天罪行。

  1974年到1978年间,他在美国的七个州,绑架强奸杀害了多达30名女性。警方说,也许真实的数字更高,但已经无从考证。

  在他等待行刑前的电视采访里,画面中Bundy,平静面对记者的提问,甚至在描述自己如何引诱杀人时,露出得意的笑容,有时还会大笑出声。

  侥幸逃脱魔掌的女孩儿们,对他的评价几乎都是帅气、有魅力,甚至是一个让人觉得想嫁给他的对象。人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看上去前途无量的青年,会是一个如此残暴的连环杀手。

  每次杀人前,Bundy会在公共场合有技巧地搭讪他想下手的对象,假装自己遇到了困难需要帮助。

  把姑娘骗到偏僻的地方行凶后,他会反复往返事发地点,侮辱尸体,享受那一刻的暴虐。除了侮辱尸体,他也肢解了至少12名被害女孩,甚至切下她们的头颅拿回家,当做纪念品。

  杀人取乐,甚至留下被害人的物品,是这些变态杀手热衷的行为。对比Bundy的暴戾,高承勇曾经将被害者的相册带回家,半夜躲在被窝里看,以此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

  是什么造成了这些变态杀手的反社会人格?为什么如此暴虐,对生命毫无敬畏之心,专挑女性下手?

  1946年,Bundy出生在美国佛蒙特州,他的母亲是未婚妈妈。那个时候的美国,未婚妈妈和私生子备受社会的歧视,Bundy的祖父母不得不假装是他的亲生父母,以此逃脱风言风语。而他的亲生母亲,成了自己的姐姐。

  从小到大,缺乏管教的Bundy都是一个令人头疼的孩子。尽管他非常内向自卑,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坏事做绝,偷盗、打架、虐待邻居家的猫,18岁前已经进了两次少管所。

  直到1969年,23岁的他在一次偶然情况下、朋友的嘲笑中发现了自己的出生证明,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世。

  从这一刻起,Bundy深深地恨上了自己的母亲,责备她让自己蒙羞,成了人们口中的“不伦之子”。

  心理专家在分析他的案例时说,这一次身世揭秘,对Bundy的心理变化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负面作用,给他之后的人生埋下了定时炸弹。

  而1984年高考落榜的高承勇,参加飞行员选拔也最终落选,两次落榜,让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求学梦碎,只能外出打工,巨大的心理落差,加上冷漠、不合群的性格,让他生出了变态的心理毒瘤。

  无法和正常人一样处理情感和挫折,通过杀人和犯罪来排解自己的苦痛,是这些具有反社会人格的心理变态杀手,最得心应手的手段。

  法官在Bundy最后一次的庭审中,向他出示了只有11岁,也是年纪最小被害者的照片,企图让他当庭向家属道歉、表达歉意。

  但他死到临头都拒绝道歉,只说了一句令人不寒而栗的话:“我会是你这辈子见过,最冷酷无情、狗娘养的杂种。”

  直到1989年死刑前,他才最终认了所有的罪行,但直到死,他都没有说过一声对不起。

  而高承勇在被捕后的审讯里,对8岁受害女孩的死,也是毫无歉意。但最终,在7月19号的开庭里,他向坐在庭上的家属们鞠躬道歉,承认了全部的罪行。